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无限尾行 > 【无限尾行】 (第三十六章 直播开苞)
    2018年/3月/12日第三十六章直播开苞经过专业人士的再三检查,张德文终于确认老婆赵芸的病已经彻底痊愈。

    对于赵芸的说法,张德文本来是一个字都不信的,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要是换个一般人,就算医术再高超,只要还在X市这一亩三分地上,张德文就可以随便呼来喝去,哪怕是给他治病,他也根本不需要低三下四的去求人。

    可是现在看来这位副院长很可能不是一般人,张德文有点拿不定主意怎么面对这位“龙太子”。赵芸告诉他对方治好病之后就突然从眼前消失,更别说对方可能还有没有暴露出来的手段,张德文觉得世俗的权力对这位龙太子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

    好在无论如何,这位神秘的龙太子确实有有效的治疗手段,对方给赵芸治疗却压根没有提报酬的事情,当然是因为拿定了张德文的病也得靠他。既然小命被对方捏在手里,又缺乏制约对方的手段,张德文不得不亲自上门求教。

    夫妻两个很低调地坐车来到爱心医院,一个多余的人都没有带,张德文还特意带了一顶大盖帽怕被人认出来。赵芸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早就轻车熟路,很快两人就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口,还没伸出手来敲门,就听到屋里传来的古怪声音。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门外的两个人都经验丰富,立刻意识到这是手掌和屁股碰撞的声音,进而推断出门的另一边在做什么,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打死你这只母狗!看你还敢不敢!】里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正在发火。

    【不敢了!母狗不敢了!】又有女人的声音,赵芸听出来求饶的这位,好像就是爱心医院的院长王淑芬。那么刚才说话的男人是谁也就不难猜了。

    只是这大白天的,朗朗乾坤,这样光明正大的在办公室玩SM,影响也太不好了吧。

    【不敢?我看你是故意的吧!】男人发出一声冷笑。

    【啪!】又是一声更加清脆响亮的巴掌,显然男人加大了惩罚的力度。

    【啊!啊!】王淑芬的惨叫声中似乎有些别的情绪,让人分辨不出她到底是痛苦还是享受。

    【我看你就是故意犯错,想让我揍你!你说是不是!?】噼里啪啦的一顿巴掌,打的女人呻吟声不断,过了一小会儿男人终于停了下来。

    【奴婢知错!请主人狠狠的惩罚奴婢!】女人似乎还有些不满足,主动提出应该承担更多的惩罚。

    赵芸尴尬的满脸通红,她万万想不到看上去雍容华贵的院长居然背地里是这样一幅欲求不满的骚货模样。倒是张德文面色如常,一看也是个经验丰富之辈。

    这个时候显然不好贸然闯进去,可是这样等下去似乎也不是个办法。赵芸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想要暗示外面有人找,里边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停下,反而愈演愈烈。听声音男人好像玩够了打屁股的戏码,开始真刀真枪的肉搏起来。

    女人的浪叫一浪高过一浪,肉体碰撞的声音像是雷阵雨一样清脆而又密集。

    张德文虽然肏女人经验丰富,但还是第一次在门外听别的男人操屄,一时间竟也心神荡漾,恨不得找个女人发泄一番。

    雷阵雨来的猛烈走的也快,过了大概七八分钟,里边终于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悉悉索索的吮吸声。

    张德文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伸手扣了扣门。

    又是一阵穿衣服的声音,过了大约十几秒钟,里边的人说【进来】。

    办公室里操屄的当然是邢伟和王淑芬,自打护士们被邢伟收入后宫,他已经不再掩饰自己操屄的欲望。无论什么时候在医院的什么地方,只要他兴致来了,便会就近找个女人肏.食堂的桌子上,厕所的隔间里,健身房的椅子上,只要他想,他可以在任何地方肏女人。想尿尿的时候,便到院长办公室找王淑芬。刚才就是接尿的时候故意洒了一点,邢伟这才扇她屁股以示惩戒。

    王淑芬的屁股不仅被扇的红肿,而且有些血痕。邢伟看着这被打烂的屁股突然有了冲动,索性拔出屌来直接肏.王淑芬屁股火辣辣的,衣衫不整的站在邢伟旁边。邢伟倒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坐在院长的椅子上。随便一个人看到这样的组合,便知道这里谁说了算。

    张德文虽然鸡巴梆硬,却硬是克制住自己没有去看面色红晕的王淑芬。他将一串钥匙放在桌子上,然后毕恭毕敬的开口说道。

    【三太子来人间游历,不才备了几份薄礼,希望三太子笑纳。】张德文的姿态放的非常低,他现在可不敢得罪眼前这人。虽然他对邢伟的身份仍然将信将疑,但调查可以放到以后慢慢来,看病确是眼前最紧要的事情。等病治好,如果查出来这个三太子只不过是个有些本事的普通人,张德文自然会让他为今天付出代价。

    【张书记啊,我认识,电视上经常能看到。】邢伟没有起身,也没有让客人坐下,说话的语气也没有多少尊敬,这让张德文有些不舒服。平时遇到这种毛头小子张书记根本都懒得搭理,现在自己主动求教,对方居然还这么嚣张。

    【三太子功德无量。老张也是可怜人,还请三太子出手,施展仙术,帮老张渡过这个劫难。】赵芸在旁边毕恭毕敬的答道。经过上次的事情,一向理性的她回去越想越觉得可信。既然如此,对待上仙的态度自然应该虔诚。

    【我在高新区有几套房产,虽然不大但也还算别致。三太子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当是我们孝敬的香火钱了。】堂堂市委书记,自然不会提着大包小包的上门,一把钥匙虽然平凡,代表的意义可并不简单。和王淑芬市郊的别墅不同,高新区可是X市房价最高的地方之一,一套普通单元房的价钱换到其他地方都够买别墅了。张书记一下就拿出好几套房产,确实是大手笔。

    没想到邢伟只是喝了口茶,看都没有多看那串钥匙一眼。

    张德文咬了咬牙,心里暗恨。对方不接话,怕是礼物分量不够,幸好自己早有准备。

    【每套房产里都有美女一名,有学生,有模特,都是原装货。上次贱内提起三太子好这一口,不才细心搜罗一番,希望三太子能喜欢。】张德文一阵肉痛。

    这些女孩本来是他给自己准备的,还没来得及享用,此时只能便宜邢伟了。

    心里难受,这话难免就有些讽刺的意思。

    【哈哈,那怎么好意思呢。】邢伟脸色果然多云转晴,看来比起房子他还是更看重美女一些。对话里的讽刺,他仿佛也没注意到。

    【那就麻烦您了。】张德文脸上一松。自打得了这个病自己就没睡过好觉,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还没享受够权力带来的乐趣就死掉又如何能够甘心。

    【治病?】邢伟却露出疑惑的表情。【难道你觉得这点东西能值两条命?张书记,您的小命在您心里难道就值这点小钱?】【两条命?】张德文稍稍皱了皱眉,想明白邢伟把赵芸也算上了,顿时心中一阵怒火,这么大的代价换你出手两次还叽叽歪歪。他倒不是舍不得给赵芸治病,这么多年下来虽然已经没有什么性生活,但夫妻感情仍在,赵芸前些年对他事业帮助巨大,他并没有完全忘记。只不过房子妹子都不是随便就能拿得出来的,早知道邢伟这么贪婪,自己就提前准备好才是。如今邢伟已经治好了赵芸,如果不拿出更高的代价,怕是不会给自己治病。

    心里烦躁,脸上就表露了出来。经过仔细观察,张书记觉得眼前的小子似乎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三头六臂。要不要给他一个教训呢?张书记不禁有些犹豫。

    【张德文!】邢伟突然一声大喝!

    张书记吓了一跳,顿时勃然大怒,正要开口骂人,突然发现眼前之人似乎变成了一条荒野巨兽,张着黑洞一般的大嘴想要把自己吞噬!张书记腿一哆嗦就坐在了地上,瞪着眼睛张开大嘴,完全被吓傻了!

    【这…就是三太子的真身吗?】能坐到书记这个位置,定力当然不同于一般人,惊骇之余张德文居然还有能力思考,联系前面发生的事情,推断出一个虽然不正确但却很合理的答案。

    心灵威吓只针对张德文一个人,所以赵芸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反倒是被张德文突然间惊慌失措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扶。

    张书记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早就成了人精,既然已经眼见为实,加上心灵威吓的影响,他立刻换成一副谄媚的嘴脸,不仅将手里的钥匙拱手上交,还承诺用最快的速度筹集另一份报酬。

    【不必了。】邢伟把手放在张德文的肩膀上,发动技能[救死扶伤].【你付出的代价够高,病我已经帮你治好了。】邢伟走到赵芸身边,手攀上了女人肉感的屁股,狠狠的捏了一把,惊了赵芸一跳。

    【至于她嘛,我给女人治病一般不要钱。】邢伟丝毫不顾及张德文有些难看的脸色,另一只手也隔着衣服摸上了赵芸丰满的胸部。

    【小色龙…】张德文心里骂了一句,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肏过媳妇了,但看到自己的女人在眼前被别的男人这样调戏他心里仍然嫉妒异常。

    【你怎么还在?有其他的事情?】邢伟解开女人衣服的扣子,扒开奶罩,肆无忌惮的揉搓起来。

    【没有了,三太子喜欢的话尽管慢用。】张德文不敢多嘴,心里虽然不太舒服,但脸上可没有表露出来。

    【这个王院长年龄也不小了,怕不也是谁的老婆,难道这位三太子跟曹操一样,好人妻这一口?】张德文心里嘀咕着。

    再次表示对邢伟慷慨出手的感激后,张书记识趣的独自一人离开了爱心医院。

    ##################爱心医院的员工宿舍楼门上,今天张贴了一张告示。

    告示声称,晚上九点钟邢副院长有重要指示,所有员工除去值班护士之外必须待在宿舍打开电视,不得外出,违者重罚。

    具体有什么指示,却没有细说。宿舍楼里的女人们都很奇怪,众所周知,邢副院长除了肏女人之外,根本不管医院里的事情,今天居然破天荒的要给大家开会,实在是出人意料。至于不把大家召集起来而是用电视收看,更是让人无法理解,又不是国家主席,讲个话而已有必要搞的这么高科技吗?

    不过告示上说的很明白,违反规定后果严重,没有人愿意为这么点小事试探医院的底线。快到九点钟的时候,众人就已经坐在了电视前准备好了听副院长训话。

    九点整,所有寝室的屏幕上,都出现了邢副院长的身影。

    邢副院长今天穿的十分正式,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配上蝴蝶领结,看上去像是要参加什么颁奖晚会一样。只是背景却不是讲台,而是一间大家看上去都颇为熟悉的房间。

    【这不是…产房吗?副院长要在这里给我们讲话?】有人忍不住问道。

    【嘘!副院长说话了!】旁边的人赶紧打断她。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邢伟很绅士的给大家打了招呼。【相信大家都知道,这几天晚上,咱们医院里很多女人都来了我的房间。】电视前的不少人脸都一红,好在身边就只有一起去的室友,又觉得没那么尴尬了。

    【男人嘛,哪个不是下半身动物。对于上门来求教的同事,我从来都是不吝惜帮助的。】邢伟恬不知耻的继续说道【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奇特的女孩。】镜头一转,出现了一个身着传统服饰的美丽新疆少女。

    【这不是那个谁嘛!!】电视机前传来一阵阵惊呼!大家都认出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同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叫上名字。毕竟在一起工作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很多人也就是和室友或者邻居走的近罢了。

    古丽娜尔满脸通红,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邢伟坚持要把她打扮的原汁原味,专门找人给她量身制作的新疆少女服侍。粉红色的帽子边缘坠下无数的珠线,刚刚够遮掩住她弯月般的眉毛,黑瀑般的长发被精心的编成长辫放在胸前,身上则是粉红色的连衣长裙,配合上一双棕色的牛皮小靴子,俨然是一副草原春色。

    【太美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漂亮!】不少女孩都发出嫉妒的赞叹。古丽娜尔能被评为草原上最美的一枝花,美貌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只是她独自一人来到X市,生怕因为太过美丽引起好色之徒的窥视,所以故意疏于护理。现在经过精细打扮,立刻给人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惊叹,即使是邢伟在刚刚看到的时候也有些把持不住自己,差点忍不住现场给她开苞。还好有韩梅梅在旁,再次帮古丽娜尔挡了肉枪。

    韩梅梅作为古丽娜尔的室友和这次现场直播的助手,也在镜头里露了一下脸,让其他姑娘们好一通嫉妒。

    【她的奇特,并不是指美貌。当然,她的美貌毋庸置疑,任何一个有眼睛的男人看到都会把持不住,我想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也不会反对这一点。】邢伟走到女孩的身边,搂住她的肩膀。古丽娜尔的身体稍稍颤抖,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邢伟已经把自己的计划完整的告诉了她,古丽娜尔很害怕也很想反对,但是当邢伟展现了自己的手段,许诺众多好处,又拿出合约相威胁的时候,善良的女孩只能无奈选择了妥协。

    可是想到一会儿要在镜头前众目睽睽之下被开苞破处,她仍然有强烈的想要退缩的冲动。

    【说她奇特,是因为她身怀异香。大家想必听说过香妃的故事,传说清朝乾隆年间,新疆进贡给乾隆皇帝一个身怀异香的女子,乾隆视若珍宝,夜夜驰骋通宵达旦。本来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现实中居然真有这样的妙人,还被我好运的碰到,不得不说我真是好运气!于是,我给这个香味命名为女人香!】邢伟得意的炫耀起来。

    【你们可能有些不信。】镜头再次对准邢伟一个人。【这姑娘日日夜夜都和我们在一起,如果她身怀异香,我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我猜肯定不只是一个人这么想。】邢伟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好像在介绍最新款的Iphone一样,时不时还提出个问题让大家思考。

    正如他所说,很多姑娘都不信。这事情说起来太玄幻,再说大家又不是没见过这个女孩,除了长的够漂亮,压根没闻到过什么奇特的香味。

    【为什么你们没有闻到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很快就能揭晓。】邢伟卖了个关子。

    【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邢伟挥了挥手,镜头转向产床,美丽的草原少女古丽娜尔,已经躺了上去。她两眼紧闭,睫毛一眨一眨的,内心十分紧张不安。

    邢副院长走到女孩身边,助手韩梅梅赶紧帮助古丽娜尔将腿架好,邢伟掀起女孩的挂满闪亮装饰的长裙,把头探了进去。

    【不会吧…】众人面面相觑,邢副院长的行为再次突破了大家对底线的认识。

    虽然大家都和邢副院长上过床,但彼此间都默契的保持沉默,这样的事情心照不宣就好,干嘛非要拿出来在太阳底下。现在邢副院长现在直播去舔女孩的阴部,虽然有裙子挡着,仍然骚红了所有人的脸。

    【真是…太不要脸了…】很多人都暗骂,也不知道是骂邢伟还是骂古丽娜尔。

    裙子下传来滋滋的吸吮声,古丽娜尔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出来电视前同事们的表情,顿时羞的无地自容,只能用双手捂住脸,希望大家认不出自己。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邢伟的舔舐很快就产生了效果。女孩美丽的阴户分泌出大量蜜液,整个病房很快充满了淫靡的香味。

    【快,拿瓶子来!】裙子下伸出一只手,韩梅梅递上早就准备好的瓷瓶,邢伟将瓶子接到女孩阴部,努力收集这诱人的香液。

    古丽娜尔的一只手已经放在嘴里咬住。下身传来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想要忍住不叫出声实在是非常困难。她竭力不让自己在同事面前出丑,这次直播还可以推说是副院长要求的,可是如果自己爽的太过,肯定会被同事认为是淫荡的女人。

    邢伟舔了一会儿,感觉身下的兄弟早就跃跃欲试,便把女孩的裙子撩起,让整个阴部都暴露出来!镜头立刻拉近,女孩的阴户一览无余。沾满口水的耻毛,充血的花蒂,绽开的蝴蝶翅膀,连上面每一条皱纹都被高清摄像机清清楚楚的展现在观众面前!

    【恶心!】【荡妇!】【不要脸!!】【婊子!!】【淫荡!】姑娘们现在都有了经验,当然知道这样的状态说明什么。女人已经准备好了,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这个时候,即便是最傻的观众,也知道今天直播的东西是什么。她们一边放肆的咒骂,另一边却在心里升起了浓重的嫉妒!

    【凭什么!我长得也不错,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待遇!】女人都希望得到关注,这样一个舞台,主角却不是自己,多么的悲哀。

    邢伟掏出蓄势待发的鸡巴,韩梅梅立刻凑上去含住,细心的用口水涂满了肉棒每一寸,方便一会儿的破处。

    这根鸡巴每个女孩都用过,此时在电视上看到,心里也各有不同。有的女孩回想到被这根鸡巴插入的美妙回忆,有些女孩前两天被鸡巴捅破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此时看到鸡巴又要破处,心里也是各种复杂;有的女孩想起自己含住这根鸡巴的样子,有的则想起被口爆的感受,总之,这根鸡巴和自己的关系,无论是快乐的也好,痛苦的也罢,都浮上了电视机前这些女孩们的心头。

    邢伟觉得差不多了,便示意韩梅梅取来白绢。

    【这东西你们不少人都有,希望你们好好收着,因为这不仅是你们人生重要的回忆,也是你们忠贞最好的见证。】韩梅梅把白绢放在古丽娜尔屁股底下,然后结果瓷瓶在旁边待命。

    巨大的龟头在女孩的阴唇上下摩擦了一番,邢伟深吸了一口浓郁的女人香,腹肌猛地收缩,龟头破开蝴蝶的阻挡,冲进了从未有人踏足的禁地!

    【啊……】古丽娜尔松开手,像是中箭的天鹅一样弓起身子,久久不能放下。

    【呼!!】邢伟长出了一口气,肉棒被处女紧屄死死夹住,连一滴血都无法渗出来!

    邢伟转过脸来对着摄像机,郑重的承诺【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想必你们也忍不住想要和我分享这份破处的喜悦。不要着急,韩助手会仔细的收集每一滴女人香,确保爱心医院的每个姑娘,都可以亲自验证这份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