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碧池渊的婊子们 > 碧池渊的婊子们(30)
    第三十章、温存对于两个人来说,是过去更为重要,还是未来更加宝贵,亦或者是现在更需要珍惜?

    这样一个过去的顾大鹏根本都不会想起的问题,如今正在占据着他全部的思绪。

    天已经蒙蒙亮了,虽然前天晚上喝了酒,还折腾到了下半夜,但多年来的作息习惯还是让顾大鹏在冬日的太阳升起之前就睁开了眼睛。

    但他并没有按照自己往常的那样马上去梳洗。顾大鹏此刻正坐在床边,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因为此时苏梦梦正依偎在他的怀里,头枕着他的胳膊陷入深深的安眠。

    顾大鹏并不想吵醒苏梦梦,昨天晚上,苏梦梦虽然表现的异常积极,还一度反客为主逆推了顾大鹏,但天生的体力差距还是让她在坚持了不到一个回合后便败下阵来。这一次,顾大鹏并没有奋起反击,他克制住了没有得到完全满足的欲望,选择搂住苏梦梦精疲力竭的身体,和她一起安眠。比起满足自己的欲望,现在的顾大鹏,更加怜惜苏梦梦的身体。而这一夜,顾大鹏并没有睡得特别踏实。

    苏梦梦一直在说梦话,她时而紧紧地搂住顾大鹏的胳膊,与他零距离的贴在一起,时而又与他远远地离开,甚至还在顾大鹏想要安抚她的时候咬了他一口。

    牙印并不深,顾大鹏几乎没有感觉到痛,但他的心却与被噩梦纠缠的苏梦梦一道,饱受着无尽地折磨。直到后半夜,苏梦梦才逐渐平静下来,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和顾大鹏紧紧贴在一起,而看着她那虚弱的模样,顾大鹏虽然因为自己成为了她的依靠而欢欣,却又更加因为她的痛苦而心疼。

    此外,苏梦梦在醉酒之时说过的那些话,也像梦魇一般缠绕着顾大鹏的心。

    他不是没想过,自身条件优越的苏梦梦走上卖身这条路,甚至成为另一个男人的玩具是有一番不为人知的苦衷,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苏梦梦的过去竟然隐藏着这样一段心酸与痛苦的回忆。而且,苏梦梦不仅将这样她内心深处埋藏着的秘密告诉了他,还选择了故地重游这种自揭伤疤一样的方式。顾大鹏突然明白为什么苏梦梦的室友孙鸯会在自己见到苏梦梦之前叮嘱他不要带苏梦梦去喝酒了,毫无疑问,不只是酒吧,就连酒都已经成为了苏梦梦噩梦的代名词。

    然而苏梦梦却主动提出了这些,主动地将他带到了她噩梦开始的地方。顾大鹏有些迷惑,苏梦梦这么做到底是想传达什么呢?她并没有向自己求助,甚至从始至终,她都是以一种十分坦然的态度来向他叙述那些过去的黑暗历史的。但顾大鹏看得出来,说出这些过去的苏梦梦并不想她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这些事情,她并没有忘怀,相反那些痛苦的回忆依旧纠缠着苏梦梦,她的噩梦便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被告知了这些过去的顾大鹏自己,又被她当作了什么呢?

    朋友?顾大鹏不甘心这种程度的关系。恋人?顾大鹏又并不觉得自己到达了那一步。苏梦梦肯定不是想通过这些惨痛过去来博取顾大鹏的同情,这一点他非常的肯定,即使是在两人的关系最悬殊的时候,在他面前的苏梦梦,都依然保持着不卑不亢的独立与自主,然而正是这一判断,让顾大鹏对苏梦梦自愿——至少他是这么听说的——成为靖远的玩具这件事感到不解。苏梦梦不应该是那样一个依附于男人而生存的女人,顾大鹏确信自己的判断,但现实却同样血淋淋的摆在顾大鹏的眼前,这让他更加的纠结,也更加的不知所措。

    自己……真的能帮到她吗?

    尽管苏梦梦就依偎在顾大鹏的怀中,但顾大鹏还是对于“帮助苏梦梦”这一他最初的本意,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天,渐渐地亮了。冬日的朝阳那并不算强烈的光芒洒在房间里,驱散了所有的黑暗,却驱不散顾大鹏此刻心中的阴翳。他低头看着仍然在沉睡的苏梦梦,她那长长的睫毛此刻正微微地颤动着,鼻息间的呼吸悠长而缓和,安静的如同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顾大鹏看着她,心中的阴暗渐渐被坚决取代,他暗暗发誓,无论苏梦梦的过去如何,亦无论她现在身处何境,他都会拼劲自己的所能去保护她,保护这个他依然不够了解但却甘愿守护的女人。

    ——分割线——苏梦梦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她撑着因为宿醉而头疼欲裂的身体爬起来,偌大的床上只有她自己,早就不见了男人的身影。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身边的床单,那里依然是热的,这说明男人离开的时间并不远,她因而放下了心来,重新躺倒在床上,盯着眼前雪白而陌生的天花板。这里是哪儿?

    模糊的记忆让她无法判断出自己身处的环境是何处。她只记得,自己貌似被男人扶着来到了这里,中途的过程全都如同蒙上了一层浓雾,无论她再怎么回想都无法变得清晰。

    头,好疼。

    自己昨天应该是喝了不少的酒,但看周围的情况,至少她没有丢人的呕吐——亦或者是她早就吐过了,然后已经被人打扫干净。无论现实是哪一种,她昨晚喝了酒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苏梦梦对于自己带着顾大鹏去了酒吧这件事还有清楚的印象,但她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这里,进了酒吧之后,她自己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都被笼罩进了雾中,模模糊糊,记不真切。

    不过,既然自己带他去酒吧了,那么那些事情,也一定都告诉他了吧。

    苏梦梦对这一点可以确信,因为这是她从一开始就确定好的目的。

    老实说,苏梦梦到现在都还不能完全确定顾大鹏的想法。她知道那个男人对于她的身体有异常的执着与沉迷,但是,那也仅限于身体了。对于顾大鹏后来所表现出的亲近,苏梦梦感到无法理解,也不敢相信。

    毕竟……她并不是一个配得上他的女人。

    无论外表打扮的再光鲜亮丽,这三年来在无数个男人的怀抱中辗转腾挪的事实,还是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苏梦梦。

    她是一个——妓女。

    这样一个不干净的自己,又怎么会真的去吸引住一个男人呢?

    就算那个男人也是和她有着同样的出身,男人天生的独占欲,也会让他心生芥蒂。何况,苏梦梦敏锐的直觉与这么些年的经验都在告诉她自己,顾大鹏并不是一个在风月场摸爬滚打惯了的男人,他虽然很厉害,厉害到苏梦梦都承受不住,但那些更多的是来自他天生的本钱,而非阅历积攒下的经验。

    他过去肯定会认为她是一个好女人吧?

    苏梦梦自嘲地笑了笑,不只是顾大鹏,在很多男人面前,她都扮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戴上过不只一张光鲜的面具。

    但现在……她自己,把那些过去都告诉他了。苏梦梦现在,对于顾大鹏,是没有秘密的。

    这是苏梦梦自己的选择,她不后悔。但想到顾大鹏可能的反应,她还是有些……害怕。

    头,更疼了。苏梦梦再次从床上爬起来,想要找点儿水喝。刚刚起床时还没有察觉,现在她只觉得喉咙干渴地厉害。宿醉的感觉比她想象中还要难受,好在,也就这么一回,以后她再也不会喝这么多酒了。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苏梦梦真的不敢确信,她能不能鼓起勇气解开自己心底的那道疮疤,将那些过去说给顾大鹏听。

    苏梦梦下了床,踏着虚浮的步子准备去房间外面找水喝。她对于自己身上是赤裸的并不感到奇怪,昨天晚上她一直和顾大鹏在一起,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又都喝了酒,对方不做出些什么她才会怀疑呢。但走了两步,一丝异样感还是让她停住了脚步。

    有什么东西,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

    苏梦梦撑住身体,低下头,查看着自己私处的情况。

    微微红肿甚至还保持着翻卷开状态的阴唇,昭示着她昨晚与男人之间发生的亲密结合。这并不让她意外,她意外的是,那些从她肿胀的阴道口边缘往下滴的东西。那是……白色的液体。

    苏梦梦将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皱着眉头稍微拨弄了几下,拔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指上已经沾满了乳白色、略微有些凝固的粘液。

    他射进去了,而且,还这么多。

    不用进一步确认,白色粘液那熟悉的味道已经告诉了苏梦梦事实。苏梦梦顾不上擦掉手上的精液,她在脑中飞快的计算着日子,同时确认着时间。

    啊,不会吧。

    虽然上一次和上上一次,她都让顾大鹏直接射了进来,但那两次她都提前做好了防范措施,一次是安全期,另一次则提前吃下了避孕药。但现在,或者说昨天晚上,苏梦梦是没有做任何准备的。

    而好死不死的是,苏梦梦算了三遍,都发现从昨天到明天,都是她的排卵日。

    看着手上的精液,苏梦梦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昨天晚上是他硬要射进去的吗?

    苏梦梦实在记不起来了,但她隐隐约约感觉的到,昨晚主动的那一方,甚至可能是她自己。她清楚在排卵日期间她的欲望会比往常更强烈,而且昨天还喝了酒,雌激素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说是苏梦梦自己要求顾大鹏射进来的她都不会过多的怀疑的。

    现在该怎么办?给孙鸯打个电话吗?

    苏梦梦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自己那个并不算亲密的室友。作为前辈和年长者,孙鸯虽然和苏梦梦的关系一直都是若近若离,但还是在很多地方教会了苏梦梦必要的知识的。很早以前她第一次去买事前避孕药的时候,就是孙鸯陪着苏梦梦一起去的药房。

    对了,想起来了。鸳鸯姐说过,还有事后用的紧急避孕药这种东西。

    虽然苏梦梦同时还想到了孙鸯关于事后避孕药“对身体伤害很大”“尽量不要走到这一步”的叮嘱,但现在明显已经不是在意副作用的时候了。苏梦梦并不清楚事后避孕药要在多少小时以内吃下去才起效,但很明显,绝对是越早越好,她一分钟的时间都不应该耽误。

    要去买药。

    心中打定了主意,苏梦梦开始在房间中寻找自己被脱下来的衣服。好在,她的衣服一件不少都扔在床上和床下。但在弯腰去捡衣服的时候,苏梦梦却脚底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她的膝盖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如同触电一般的麻木感过后,顿时痛彻心扉。

    苏梦梦抱住了膝盖,她躺倒在地板上,赤裸的皮肤与冰冷的地板相接触,让她的痛苦被进一步放大。

    她恨顾大鹏!

    昨天晚上他绝对折磨了她很久,不然她怎么会连站都站不稳,连身体的平衡都保持不了。而且他现在还不知道跑去哪儿了,上了自己,射了自己一肚子就跑,真是不负责任!

    而就在苏梦梦在心中拼命咒骂没良心的男人之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了。顾大鹏一手端着盘子一手端着杯子,走了进来。

    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床尾的地上躺着的苏梦梦。实际上,他就是被苏梦梦摔倒后弄出来的动静给引来的。

    “你怎么了?摔倒了?”顾大鹏把手中的盘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赶忙去扶还因为痛苦而蜷缩着身体的苏梦梦。

    “你,你走开!”苏梦梦含着眼泪打开了顾大鹏伸过来的手,这个时候过来了,她才不会被男人的假惺惺给骗到。

    但顾大鹏并不为所动。他直接越过苏梦梦,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苏梦梦只觉得自己突然飞了起来,然后,便回到了温暖舒适的床上。

    “昨天你喝了那么多酒,早上肯定会有点儿不舒服的。下次注意点,别再磕到了。”顾大鹏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向苏梦梦的腿。

    “你要干吗?”苏梦梦警惕地往后退,但还是被顾大鹏抓住了脚踝。

    “你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膝盖,是不是磕伤了。”顾大鹏这么说着,苏梦梦才放松下紧绷的神经。她任由顾大鹏拉直了她的大腿,然后查看着她刚刚磕到的地方。

    “有点儿紫了,不过应该过几天就会消下去的。”顾大鹏看了一下,然后又问道:“你现在还觉得疼吗?”

    苏梦梦活动了一下膝盖,然后摇了摇头。

    “那就好,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顾大鹏说着,从床边站了起来。他转身端来盘子,放到苏梦梦的面前,道:“你饿了吧?吃点儿东西。”

    盘子中盛放着煎鸡蛋、火腿和几片嫩绿的生菜叶,还有几片已经涂上了果酱的面包。鸡蛋和火腿都散发着油香和热气,显然是刚刚出锅的,而面包也散发着蓬松的热感,应该也是刚刚从烤箱里拿出来。

    苏梦梦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西式早餐,一向喜欢赖床的她,早饭都是和午饭一起解决的时间居多。而且,她其实并不擅长做饭,也因此基本上没有自己动手下过厨。

    眼前的早餐虽然简单,但也能从细节处看出这出自一位厨艺不错的人之手。

    苏梦梦看了看顾大鹏,难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比如说请来做饭的阿姨?

    “怎么,你不喜欢这种早餐吗?”看着她疑惑的眼神,顾大鹏有些会错了意,他接着道:“这里的冰箱里就这么些东西,所以我也只能做出这种简单的饭来……你想吃什么?要不我去买?”

    苏梦梦的眼睛睁德更大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着顾大鹏,道:“这是你做的?”

    “对啊。”

    “你……自己做的?”

    “除了你和我,这房子里还真的没别人了,不是我自己做的还会是谁做的?”

    苏梦梦勉强收回自己惊讶的表情,她实在是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身材高大、在床上如同野兽一般的男人,居然还能下厨做饭。

    而且看起来还能做的一手好饭!

    这真的还是那个她认识的顾大鹏吗?

    但心中刚刚生出这种想法,苏梦梦就又意识到,她对于顾大鹏,真的不是特别了解。

    从顾大鹏的手中接过盘子,苏梦梦用行动回答了顾大鹏。她用叉子插起鸡蛋,半熟的蛋黄立马流了出来。为了不让蛋黄液流到床上,苏梦梦尽力张大了嘴巴,把煎鸡蛋塞进了嘴里。浓郁的蛋黄和刚刚好的调味瞬间刺激了她的味蕾,也让她空空如也的胃被激活。苏梦梦顾不上吃相,狼吞虎咽的咽下了第一个鸡蛋,甚至没怎么咀嚼。她马上用筷子插起第二只煎鸡蛋,又是两口塞进了嘴里,溢出来的蛋黄液粘在了她的脸上,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继续将叉子伸向那滋滋冒油的火腿片。

    “你慢点儿吃,别着急。”顾大鹏看着苏梦梦狼吞虎咽,转身又端来了杯子,那里面放着还冒着热气的牛奶。顾大鹏没有马上将牛奶递给苏梦梦,这奶还太热,他担心会烫到苏梦梦的舌头。等苏梦梦把盘子里的所有食物都塞进了肚子,甚至还用生菜叶擦干了盘子上粘着的蛋液之后,他才递过牛奶,还不忘补上一句:“小心烫。”

    苏梦梦接过杯子,本想马上喝下一大口,但听到了顾大鹏的叮嘱,她强迫着自己忍耐住欲望,小口小口的抿着温度已经降下来的牛奶。她有些脸红,刚刚是饿极了,没有注意吃相。现在肚子被填饱了大半,她才反应过来刚刚的自己是多么的狼狈。

    而顾大鹏也笑了笑,端起另一杯牛奶喝了一口。

    啊……我刚刚吃下去的,是几个鸡蛋来着?

    看着顾大鹏手中的杯子,苏梦梦突然反应过来,她狼吞虎咽下去的食物的量,对于一个人来说貌似太多了。

    “你,你没吃吗?要不我去给你做点儿什么?”

    虽然在吃过了顾大鹏做的早餐之后苏梦梦对于自己的手艺极度的不自信,但这个时候她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说出了这句话。

    “不用,我在做的时候就已经吃过了,你吃饱了就好。”顾大鹏这里撒了谎,他拿来的的确是两个人的早餐,但他现在宁愿这么说。

    听到他这样解释的苏梦梦松了一口气,她捧着杯子,脸上的红晕却越来越浓了。

    “你怎么了?脸好红。”

    顾大鹏伸出手,想要去摸苏梦梦的额头,但手臂伸出去一半,他才发觉这似乎太过亲密了。但苏梦梦没有躲闪他的动作,而是主动的,将自己的额头贴到了顾大鹏的手上。

    “我没事的。就是有点儿……不知道说啥好。”

    顾大鹏强忍住继续抚摸她额头的冲动,收回了手。

    两人就这样相顾无言,只有举起杯子喝奶的声音发出来。两人手中的杯子几乎同时空了,顾大鹏看着苏梦梦把杯子还给他,道:“要不要再来点什么?”

    “不,不用了!”苏梦梦忙连连摆手,“我已经吃的够多了,还喝了牛奶,已经吃饱了。”

    “那就好。”顾大鹏说着,却没有离开房间的意思。

    看着他手中的空玻璃杯,苏梦梦低下了头,开口道:“我昨天晚上应该和你说了很多事情吧?”

    “嗯,是很多。全部都是关于你过去的事情。”

    “哈哈,果然呢……我喝太多了,都记不清我到底说了什么了。”苏梦梦自嘲地说。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洁白的牙齿不自觉地咬着下唇。

    “你……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看着没有如她预想的那般说话的男人,苏梦梦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告诉我的那些事情,肯定都是你不想提起的。我听到了,我记住了,然后我还需要说什么吗?”

    男人的回答让苏梦梦有些发愣,她张了张嘴,道:“可是我,我……”

    “过去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顾大鹏打断了她,认真地看着苏梦梦的眼睛,“我只关心现在,和未来。过去的事情,我不在乎。”

    苏梦梦又低下了头,她的脸又红了:“你……对我的看法,没有变吗?”

    “我为什么要改变对你的看法?难道你不是那个我认识的苏梦梦了吗?”

    苏梦梦没有说话,她不敢抬起头,她怕面前的男人发现她的眼泪。

    于是她就这样低着头,突然,她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拥抱住了。

    “我说过,我要帮你。”

    顾大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

    “我会这么做的,所以,请你相信我。”

    苏梦梦回抱住顾大鹏,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住这个曾经让她惧怕的男人。

    这是她,三年以来,最好的温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