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二零七六章 阵宗之主
    “这怎么可能!?”

    隐世宗门的强者们瞪大眼睛,难以置信,这头光狮竟是这样被镇杀了,刚才的雷霆河流,竟真是祖阵阵纹所化。

    不仅是这些隐世宗门的强者们,一直观战的探子们,也是变了脸色,这一幕让他们骇然。

    关于西城的护城大阵,各大势力一直在探查其强度,认为皇主境强者应该能够承受。

    却是想不到,这座护城大阵的威力,竟能轻易镇杀皇主境的神兽后裔,要重新估计一名奕铭风的力量了。

    “奕铭风,你好大胆!我等远道而来,你不但不出来迎接,还敢杀我护宗神兽!”

    一个老者大喝,满面杀意,探手一招,一面旗子出现在手中,其上有着天圆地方的纹路,流转着无比的玄奥。

    砰!

    那面旗子投掷而出,在半空中不断扩展,朝着护城大阵直插过去。

    一时间,整个西城的地气鼓荡,朝着那面旗子汇聚,似是这片天地的地气一下子被抽空了。

    “这是破阵旗!?”

    有人惊呼,认出这面旗子的来历,这并非大陆上,流传的那种破阵旗。

    破祖阵旗!

    这是专破祖阵的阵旗,在中古时代也很罕有,想不到这个老者手中持有一面。

    传说,在中古时代,远古阵道很兴盛,擅长祖阵之技的阵道师固然强横,却也有敌。

    有精通远古阵道的阵道师,制成专破祖阵的阵旗,乃是祖阵的克星。

    顿时,西城上空的大阵,开始模糊起来,阵纹开始扭曲,缩·小,失去了地气,根本无法维系。

    西城无数人尖叫,若是失去护城大阵,他们如何应对这些强者,就如同羔羊一样,任其宰割。

    那老者得意大笑,幸亏他早有准备,带上了破祖阵旗,本以为杀鸡焉用牛刀,现在看来,还真是派上大用场。

    “哼!”

    猛然间,一个声音传来,从冰焱峰中响起,一双眸光闪动,如星辰一样,洞彻一切。

    许多大高手一阵心悸,这样的眸光太可怕,充斥着一种可怕的威压,难道是奕铭风?

    咚!

    西城四周,一片光华升腾,化为密密麻麻的纹路,朝着四周蔓延,瞬息之间,布成另一座大阵,光华如海般浩瀚,充斥着无比古老的气息。

    这是上古阵道!?

    观战的许多探子睁大眼睛,都是认了出来,这是上古时的阵道,在那个岁月,有阵道师不借助地气,纯粹吸收天地之力,一切生灵之气,布势成阵。

    “这是古阵坛主的连环古阵,想不到,传闻是真的,奕铭风真的揣透了古阵坛主的上古阵道……”

    有人失声惊呼,神情尽是骇然。

    关于奕铭风的崛起,大陆上的传说太多了,每一种都充满了传奇色彩,其中就有关于古阵坛主的事情。

    传闻,奕铭风从战天城出走,摒弃曾经的阵道,在【幽寒古川】附近,参悟古阵坛主的连环古阵,踏出了阵道的另一条大道。

    这样的传闻,究竟有几分属实,谁也说不清楚。

    毕竟,奕铭风崛起的时代,距离今天已是相当的久远。

    现在,看到这一幕,许多人已是确定,这个传闻的真实性。

    轰隆……

    一座座古老大阵形成,顷刻间,九座连环古阵布成,环环相扣,无尽杀机、生机交织,有至阴,至阳之力盘旋,汇聚成一团可怕火焰,升腾于空,如大日悬空。

    “这是……,太阳真火的气息……”

    许多人震惊的全身发抖,以连环古阵,化出太阳真火的气息,这样的阵道手段太可怕了。

    呼……

    那面破祖阵旗燃烧起来,无法抵挡这团火焰的侵蚀,瞬间被焚尽,海量的地气从中涌出,重现灌入西城的地脉中。

    “老夫的破祖阵旗!”那老者大吼,无比心疼,这面阵旗乃是异宝,竟这样被焚毁了。

    此时,整个天空骤然暗淡,一道道阵纹冲天而起,化为一条条巨龙,列势成阵,朝着那些隐世宗门冲杀过去。

    每一条巨龙,都堪比皇主境强者,拥有无比可怕的力量。

    这些隐世宗门的强者们大骇,终是明白过来,之前奕铭风隐而不发,是在等待他们聚集,找寻机会布置连环古阵。

    上古阵道,与如今的阵道有所不同,布置连环古阵,需要隔绝地气,这样的动静太大,一旦被察觉,这些隐世宗门的强者们根本不会踏足西城。

    “奕铭风,你好阴险!”一名隐世宗门的强者怒骂,面色都扭曲了。

    吼!

    一条巨龙阵纹横空而过,洞穿这名强者的身躯,阵纹微震,将之肉身、精血尽数吸收,越发壮大起来。

    “你们聚众而来,当我阵宗好欺负么?还敢诋毁我,今日,全部留在这里。”

    奕铭风的声音冷冷传来,伴随着他的话语,冰焱峰上升起一道瑞彩阵纹,惊天动地的巨兽咆哮从中传出。

    一头踏着瑞彩的麒麟之影,从那道阵纹中冲出,其一显现,整个西城的虚空都在颤抖。

    此时,观战的许多强者面无血色,哪里敢停留,纷纷远遁,知晓阵宗的这位主动了真怒,也明白远远低估了阵宗的实力。

    “麒麟化形!奕铭风的祖阵之技,达到了大成之上,太可怕了!”

    “快走!将这消息报给宗门,此人阵道之强,已是当世无双。”

    这些探子们飞速远离,不敢逗留,知晓错估了奕铭风的实力,那些隐世宗门的强者们现在危险了。

    有强者感叹,这就是无双阵道师的实力,这一纪元以来,阵道逐渐衰落,远远落后于中古时代,让武者们对于阵道师,难免有轻视之心。

    遥想在中古时代,阵道无比兴盛,同阶阵道师乃是无敌的存在,同阶武者无人敢捋其锋芒。

    轰隆隆……

    此时,西翎主城上空,无数阵纹交织,形成天罗地网,将这片区域的空间封锁。

    一层层雷云汇聚,都是古老阵纹所化,将那些隐世宗门的强者们笼罩其中。

    一阵阵厮杀声,不断从雷云中传出,也不断有惨叫声响起。

    远处,许多观战的强者们心中战栗,奕铭风显是震怒了,要全歼这些隐世宗门的强者,杀鸡儆猴。

    现在想来,这些隐世宗门之前的言论,着实是在找死,想联手攻陷阵宗,却被奕铭风翻手镇压在此。

    吼!

    重重雷云中,那头麒麟之影咆哮,奔腾肆虐,将一道道身影撕裂。

    即便是皇主境强者,面对那头麒麟之影,也是毫无抵挡之力,仿佛是在面对真正的麒麟神兽。

    这是一场碾压的战斗,让人们真正见证了,祖阵之技是何等可怕。

    “祖阵之技【麒麟踏瑞】,大成时竟是如此可怕?那岂不是说,秦墨也很可能达到这一层次,在皇主境岂非无敌?”有人产生疑问。

    对此,有精通阵道的强者则是否认,祖阵之技固然强大,大成时凝成祖阵化形更是惊天动地,却并没有这么恐怖。

    奕铭风凝成的这头麒麟之影,显是其耗费极大的力气,借助西城的护城大阵,以及九座连环古阵之力,从而凝聚而成。

    这样一头麒麟之影,其威力自是可怕,但是,也有其弊端,会消耗镇天国的地脉,需要长时间才能恢复。

    这一次施展过后,下一次想要再次凝聚麒麟之影,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过,饶是如此,也证明奕铭风的阵道,已是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足以跻身当世巅峰强者之列。

    吼吼吼……

    西翎主城上空,这场战斗一直在持续,那些隐世宗门的强者们一一陨落。

    这一战,无数人都看在眼里,都是感到无比震撼,对于阵宗的强大,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此前,都认为阵宗刚成立不久,诚然有奕铭风,以及其教导的绝世天才弟子们,这一宗门有着无比光明的前景。

    但是,在大陆各大顶级势力的眼中,阵宗完全不够看,只是一个刚萌芽的小势力,根本禁不起风吹雨打。

    一个顶级宗门的崛起,需要经历漫长岁月的沉淀,需要有无比深厚的底蕴,才能真正的屹立不到。

    这样的阵宗,若是一直处于风口浪尖,迟早会出世,成为一片废墟。

    却是想不到,奕铭风现在展现的实力,已是到了这样的层次,能够凭一己之力,对抗数大隐世宗门的联军。

    这样一位盖世强者,在任何时代,自身就是一个偌大的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