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天路杀神 > 第一二五三章 叛徒
    百丈懈情自然不会束手待毙,在怀奇先生受创的同时,他已释放出虚空裂隙,先一步遁走。

    叶信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怀奇先生身上,无暇他顾,而明佛等人并没有出手阻拦,一方面是碍于旧情,另一方面是因为出手也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不可能拦得住百丈懈情。

    虚空之力,是这几位大劫者和虚空行走的独特法门,就算天域诸神降临,他们也有机会逃之夭夭。

    在叶信的不断挑拨下,他们对天域生出了疑心,大天劫明明输了一阵,躲在劫宫深处,他们却从没有去拜见,好像忘记了大天劫的存在一样,敢表现得如此明显,正因为自己拥有连天域诸神都不具备的虚空之力,纵使大难临头,他们还是有机会自保的,如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完全没机会反抗,纵使叶信口灿莲花的本事再厉害,他们也不会与叶信走得太近。

    百丈懈情和怀奇先生先后消失,困住神夜的光罩立即变得暗淡下来,神夜顺势挥动秩序之链,那八只玉蟾都被震得拔地而起,在空中翻滚着落向各方。

    接着神夜的秩序之链再次挥动,把一只只玉蟾都卷了过去,他一边端详着玉蟾一边说道:“你不会就让他这么走了吧?”

    神夜这段时间一直和叶信在一起,非常清楚叶信的进境,那一刀的刀势叶信并没有放尽,似乎是手下留情了。

    “他走不了。”叶信深吸一口气:“但现在不是时候。”

    明佛等人交换着眼色,并且揣摩着叶信的用意,除了神夜不想管那么多,只想报仇,其他修士都对怀奇先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兴趣点不一样,明佛等人想知道的是怀奇先生的法门,而叶信想知道的是怀奇先生的背景,能从神庭掌控中逃走的漏网之鱼,好像不止怀奇先生一个!

    神夜皱了皱眉,他有些不太高兴,但又知道叶信一定会给他一个交代,顿了顿,低声说道:“这也是上古神兵,好像没什么问题了,谁都可以淬炼。”

    “给我看看。”叶信走了几步,接过一只玉蟾,把神念压入玉蟾深处。

    这还是怀奇先生的法器,虽然落得天各一方,但玉蟾内充斥着怀奇先生在淬炼中留下的神念,而且极为强大,叶信略微试探了一下,如果想抹去怀奇先生的神念,恐怕需要两、三天,一共八只玉蟾,半个月就过去了,他可没时间浪费。

    叶信把玉蟾交给神夜,轻声说道:“几位前辈可知道那怀奇先生的来历?”

    “见倒是见过,但交情不深。”御无极说道:“在我年轻的时候,他已经是名满天路了,不过为人很低调,轻易不会惹出事端,所以也不会太让我们注意。”

    “我留意过他一段时间,始终没什么发现。”明佛说道。

    “前辈可是察觉到了什么?”叶信问道。

    “怀奇先生曾经是魏逍遥的座上客。”明佛说道:“后来魏逍遥闭死关再不管俗事,转眼已是几百年不见人影了。”

    “就因为这一点?”叶信感觉明佛还是没把话说明白。

    “星主有所不知。”明佛说道:“怀奇先生曾经辅佐过五界天的雷妖,结果雷妖最后不知所踪,然后怀奇先生又到了清霄天辅佐魏逍遥,魏逍遥开始闭关,接着怀奇先生进了原来的东皇天,东皇明明正在巅峰,却把位置让给了银鸢,与怀奇先生飘然远走,呵呵呵……说这里面没有鬼,你们信么?”

    “对啊!”御无极身形一震,之前他并没有把怀奇先生放在眼里,一个散修而已,现在听到明佛把一件件事情串联到一起,发现其中不对,怎么每一个和怀奇先生接触过的巅峰大能都消失了?!

    “我和逍遥兄的关系有些特殊。”明佛说道:“虽然有时候也合作过,但彼此都有争锋斗胜之心,逍遥兄莫名失踪,我是不敢轻忽的,所以一定要搞清楚逍遥兄是得了什么际遇,还是遇到了别的变故,也就是在那时候,我留意到了怀奇先生。”

    “然后呢?”叶信说道。

    “此人行踪格外神秘,而且生性机警,只许他找人,不许人找他。”明佛说道:“当时我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黄老,可结果黄老都把人追丢了,后来此人躲了差不多有几十年,最近才刚刚露头。”

    “我以为我的对手只在神庭和……想不到又出现了一批。”叶信发出叹息声,他及时醒悟,没有把天域二字说出来,总得要照顾明佛等人的感受。

    “那怀奇先生与神庭应该是敌对的,或许能和我们相互呼应。”霄太突然说道。

    “不要抱有奢望了。”叶信摇了摇头:“如果能合作,他不会在最后关头依然选择对我出手。”

    百丈懈情出现在一座庄院中,他立即合拢了虚空裂隙,随后向前茫然的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石凳,呆呆的看着园中的花草。

    完了……他的人生就在刚才经历了一次断崖式的下跌,虽然他的战力并没有遭受损失,虽然他的大劫幡还在,但他已经站在了诸位大劫者的敌对立场上,尤其是往死里得罪了叶信和神夜,使得自己的未来变得黯淡无光。

    劫宫中各界大劫者和虚空行走都不允许培养自己的私人势力,现在的明佛是个例外,他入主劫宫的时间并不长,按照规矩,还有几年的时间逐渐撤出明界,如果还和明界拉扯不清,大天劫就会让明佛交出大劫幡了。

    做为老一辈的大劫者,百丈懈情身边只有两个修士,东宫猎和箭台无业,此刻看着安静的园林,他心中感受分外的孤寂。

    就在这时,一道虚空裂隙在前方不远处出现,百丈懈情大惊失色,立即跳起身,这是有人来追杀他了么?做为堂堂的大劫者,一直是他去追杀别人的,现在要被人追杀,命途之诡异多变,真是悲凉!

    箭台无业的身形从虚空中走出来,百丈懈情的脸孔骤然变得扭曲了,用凄厉的声音喝道:“你……”

    “见过门师。”箭台无业毕恭毕敬的向着百丈懈情施了一礼。

    “师字可不敢当!”百丈懈情惨笑道:“叶信呢?!”

    “只有我一个。”箭台无业说道。

    百丈懈情完全不信,他等待着周围的气息变化,但等了片刻,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的脸色一点点转冷:“只有你一个,也敢来见我?!”

    他和怀奇先生策划谋害神夜是非常机密的,别看他的修心殿占地很大,可以进入并且自由活动的修士只有两个,东宫猎和箭台无业,叶信和诸位大劫者突然出现,肯定是身边出了叛徒,东宫猎去了银皇天找银鸢,叛徒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无业有今日之造化,全赖门师提携。”箭台无业缓缓说道:“别人不会在这时候来见门师,无业却是不能不来的。”

    “来得好!接我一拳!!”百丈懈情陡然发出怒吼声,接着一道拳劲如闪电般轰向了箭台无业的身影。

    箭台无业看着拳锋卷至,竟然不闪不避,也没有动用圣体,眼睁睁看着拳劲击中了自己的胸膛。

    轰……箭台无业闷哼一声,身形向后倒飞出去,直接把院墙撞了个大洞,又翻滚着飞出十余米远,砸落在地,他口中不停喷吐着鲜血,似乎想挣扎着爬起身,却再次扑倒,尝试了几次,才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他的胸膛出现了明显的凹坑。

    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中了百丈懈情的一拳,基本是致命的,幸亏箭台无业是妖族,肉身强横,而且不久之前勘破了半神之境,实力暴增,可饶是如此,现在也只剩半条命了。

    百丈懈情飞掠而至,他的拳头本已爆起青筋,可看到箭台无业的惨状,莫名想起近千年亦师亦友的感情,第二拳说什么也轰不出去了,他再次发出怒吼声:“箭台无业!天下人人都可以出卖我!唯独你不能!你不能啊!!!”

    “咳……”箭台无业吐出一口鲜血,随后吃力的说道:“门师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已中了那怀奇先生的鬼伎俩,所以才会动用这种得不偿失的昏招……”

    百丈懈情突然变得呆若木鸡,他一直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神夜的本命法宝确实让人眼馋,可谁不想要?当初不止是他,明佛等人都流露出了贪欲!

    不过,在心里想一想与付诸行动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明佛等人都可以把贪欲轻轻放下,他的修为心境并不差,为什么会变得那般疯魔?!

    身在其境时,他怎么都想不通,现在或许是因为周围一片安静,或许是因为远离了怀奇先生,他的神智变得清醒了,听到箭台无业的话,立即反应过来。

    “无业没办法……咳咳……”箭台无业又吐出了一口鲜血:“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门师堕入万劫不复之境,一定要为门师谋求一条生路啊……”

    “什么生路?”百丈懈情又一愣。

    “无业告诉叶星主,是门师令我过去的……”箭台无业说道。

    百丈懈情不是傻瓜,立即明白了箭台无业的用意,他的喉头艰难的哽动了一下:“无业,何必这样?你为什么不当面提醒我?!”

    “那怀奇先生神通广大、奇宝无数,而门师已经中了圈套,我怕提醒不成,反而害了门师。”箭台无业说道:“所以无业只能顺势而为,不过……这要让门师陷入险境了,但无业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险境?你是说……”百丈懈情双瞳释放出锐芒。

    “怀奇先生一定会来找门师的,千万不要大意,谨防那怀奇先生的心术!“箭台无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