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诸力化劫争在先
    张衍伟力一冲入劫力之内,很快察觉到了周围有无数力量在向自己挤压过来,若是任由这股力量侵袭入身,那么很可能就会被其逐入永寂之中。

    他只是举动伟力,轻轻一挣,就将这股力量排斥在外,然而下一刻,这股力量却是与伟力牵连到了一处,怎么也无法甩脱。

    他心中明白,一沾上劫力,那就没退路了,必须与之斗争到底,不是劫力将他消逐,就是自己将之压下。

    这也是为何造化之灵和大德被封堵住的原因,他们除了彼此之间的斗战,还要时时刻刻与劫力对抗,无力去做其他事。

    不过现在,他能感觉到,不管是造化之灵还是诸位大德,似乎谁都没有与彼此较量的意思,各自都是尽力镇压劫力,想法窥见那背后所藏大道。故他也没有去做多余之事,同样开始推算劫力之中所包含的道法来。

    不过他并没有忘记,那道人所言,在这里有他所需知晓的一切,故而在演算之中,也仍是在分神察看。

    很快,他目光微闪一下,却是见得劫力驳杂之处,与别处劫力略有不同,便就把意念靠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由于三方围堵劫力,自是引动了不小变化,使得诸有之中产生了剧烈震荡。

    劫力在造化之精破碎后便一直存在,此后更是引动了万世万物的变化,这里最为明显的,就是造化性灵遍布了整个诸有。可以说,除却九洲之外,此刻所有现世之中的人道生灵皆算得上是造化性灵。

    不仅是这些,造化之精破碎之后更是造就了无数造化之地,从而形成了如今虚寂之格局。

    而这格局,很快又要发生改变了。

    不过这里也是相对而言,那些没有攀附上造化之地的现世,哪怕有经历了亿万载岁月,从天地之初到天地寂灭,放大到整个虚寂来看,也只是一瞬即灭而已,里间生灵也丝毫不会感觉到什么异状。

    唯有与造化之地共存的现世,才可能感觉到这里变动。

    就如此刻布须天内外,凡是道行高深之人,都能感觉到冥冥之中有种与自己相关的变化正在发生着,但又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诸多大德、还有造化之灵与劫力的碰撞本就是足以撼动诸有,现在张衍也是加入进去,已然是牵动了大道之转运了。

    无论你是大能修士还是一介凡人,只要还是在大道规序之下,那便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能被动承受此事。

    其实大道规序还并没有到真正改变的时候,若是等到机变一成,那反而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正如世人在眼中,认为天在上,地在下,头为顶,脚为底一般,此为普遍常理,大部分人是不会去有所质疑的。

    可若是规序改换,那么这一切或许可能会就此颠倒过来,可因生在大道之中,众人不会觉得奇怪,只会视此是理所当然之事。

    大多数凡尘卑下之人为生计劳苦,便是有感,也是很快就习以为常,只要不是牵涉到自己,他们既没有这个心思,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改变这一切。而道行境界高深之人,对此却是有所察觉,那原本熟悉的天地好似多出了几分陌生之感。

    相觉等大德此时的感受更为直观,他们能够看到,张衍浩浩荡荡的法力充斥虚寂,并直接侵入了劫力之内。

    恒悟神情凝重,道:“玄元道友这是打算闯入劫力之中,直接去与造化之灵正身交锋么?”

    相觉道行稍高一些,他倾力感应片刻,十分肯定道:“应该不是如此,而是去主动打散劫力。”

    微明一惊,道:“玄元道友为何要如此做?”

    不但是他,诸人也很是不解,在他们看来,在那缺失之道未能寻全的前提下,劫力自是延续时间越长越好,这样才能有更多机会去做准备。

    闳都露出不屑之色,道:“尔等毫无眼力,分明是那劫力即将破散,造化之灵与那些同道正在瓜分劫力,以谋夺背后道法,玄元道友为了不使造化之灵夺取此法,这才加入了此局之中。若是按照你等所言,坐观不动,万一造化之灵胜出,那却是平白让其得势。

    诸人一听,这才恍然,这倒非是他们见识不够,劫力背后自蕴大道他们也是知晓的,只是劫力太过厉害,不但封堵住了造化之灵,对他们伟力也一样有压制之力,平时恨不得远离,又哪会去想谋夺道法?

    微明琢磨了一下,又看了看缺裂之地,道:“现下劫力衰败,我等若是此刻取来劫力,是否可以从中截拿一部分道法呢?”

    闳都冷笑道:“不是我小看尔等,劫力岂是轻易能碰触的?凭你等法力,以往稍加沾染,就会被逐入永寂之中,纵然现在伟力稍加恢复,可连造化之灵都被这劫力围裹长久,想要窥见道法,那至少要有与造化之灵对抗之能。”

    相觉笑道:“微明道友也仅是如此一言而已,我辈一人之力固然无法对敌劫力,可若联手起来,未必不能,只是玄元道友既然没有与我说这等事,那我等只是在此等待便好,不然贸然上前,恐怕还会坏了大事。”

    穹霄天内,旦易神情异常严肃,他能感觉到,随着那劫力被逐渐削弱,原本几乎被完全消灭殆尽的造化之灵伟力又一次落入诸有之中,并且再度活跃了起来,继而造化之灵道传又开始在诸天万界之中蔓延开来。

    布须天、镜湖等地界还好说,毕竟这两地各有真阳修士存在,在其等法力笼罩之地,俱能扭转生灵认知,尽管这只能制压一时,可眼下也是足够了,但是其余现世,便就无法管束了,特别是那些依附于造化之地的现世,连大宗大派都是无有,根本没有抵抗之力,若不设法阻碍,恐怕都会成为造化之灵的道场。

    正当他要有所动作之时,心中却有所感,算了一算,道:“原来玄元道友还安排了这等后手,不过只凭这些力量恐怕还有所不足,”他稍作思索,忖道:“既然目的相同,那我便相助其等一把吧。”

    他一转念,无数化身已是落到了诸多现世之中。

    演教总坛之内,高晟图适才接到一道教祖谕令,这回却是要全力对敌造化之灵,扫荡其伟力存在的所有界域,且不必再顾忌其余宗派。

    他看罢之后,没有任何迟疑,当即肃声言道:“传我谕令,召集各界分坛坛主前来总坛聚议、”

    在下达谕令之后,他便来至议事大殿之上,他身后是直插云霄,壁立万仞的传法道碑,而在前方,则是布满了整齐堆砌起来的通灵玉璧,看去如山高大,有若城壁半围。

    演教各处分坛由于都需人主持,那些坛主也不可能都是及时赶了过来,且这样也太过耽误正事,所以将身影照入通灵玉璧之中最为方便。

    只是半个时辰之后,玉璧之上灵光一闪,第一个坛主身影已是映现出来,并向高晟图躬身执礼问候。

    就在此人出现数息之后,随着一个个灵光闪烁的亮点出现,密密麻麻的人影也是自里浮现出来,很快,一条璀璨银虹出现了在城壁之上。

    演教而今共是占据了九万余处界天,若按每一界俱有一名坛主来算,那么至少也有九万余人。

    因为各界情形格局不同,所以坛主修为有强有弱,有的化丹便可担任,有的却需凡蜕层次修士才能坐镇。

    可不管身份修为高低,每一人都是代表了背后一界势力,而此时此刻,却都是聚在了一处。

    高晟图看着眼前场景,也是涌起了一丝自傲之感,毕竟演教乃是他带着门人弟子一同从无至有创立起来的。

    不过想及正事,他很快收敛起了这等情绪,看向众人,沉声言道:“造化之灵道法毒害生灵,只奉道,不奉生,此法每至一处,泯灭人智人性,视人若猪狗犬马,供其宰割蹂躏,充当血食资粮,此等恶法,我演教当除之,今奉教祖谕令,唤各方教众来此,便是一同剿杀此法!”

    诸多坛主都是神情凝肃听着,虽然知道此事不好办,可既然是教祖传谕,那就没有什么好言语的了,只管照做便是。

    半天之后,玉璧之上灵光各自散去,随着一道道谕令传递下去,各界演教教众便一同发动了起来。

    然而演教这一动,诸天宗派俱是紧张万分。

    演教之前竭力克制,不与诸派冲突,甚至主动退出灵机丰盛之地,看去很好说话,但实际上真正知道演教势力的人却绝不敢做此想法,

    可以说,诸天万界之中,只要有人道存身之地,就有演教踪迹,尤其还有界门往来贯通,随时随地可以将这股力量拧合到一处,那就更是让人惊怖了。

    何况演教除了没有真阳大能坐镇,几乎能压过世上绝大部分宗派,诸天之内,很少有能匹敌的对手。

    好在随后传来消息,确定演教只是为对付造化之灵道法,诸派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却也纷纷收敛势力,尽量避免在这个时候去触怒演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