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章说说当年镇魔狱的事
    奚一云不停地咳着血,眼里满是惊骇,心想此人究竟是谁,竟能凭一句话便撼动自己的道心根基。

    那人脸上的皮肤很光滑,看着很年轻,皮肤下面却隐隐有些筋脉突起,看着就像树藤一样向上延伸,最后在额头上方突出来,形成两道手指长短的角……这绝对不可能是一名普通的中州派弟子!

    看到那两只角,奚一云与静园里别的人同时想到一种可能,却觉得那太不可能!

    渡海僧是果成寺的律堂首席,算寺里的四五号人物,无论境界还是辈份都是在场最高的人。他挥动僧袖把奚一云卷至自己身边,看着那名中州派的怪人,眼神里满是震撼与不敢确信,问道:“敢请教阁下究竟是谁?”

    “既然你们不敢直呼老夫的名讳,那就继续当作不知道我是谁吧。”

    那人冷哼一声说道:“与天平齐,万物有灵,你们可以称我齐灵。”

    听到这个名字,静园里的人们再也没有任何侥幸心理,知道来的果然是那位,眼里满是惊怖的情绪。

    只不过读音略有不同,人们如何还能猜不到他的身份?

    渡海僧与大常僧与鹿国公等人赶紧上前行礼,恭谨至极。

    麒麟是中州派的镇山神兽,神通惊天,从远古到现在,不知活了几万年,放眼朝天大陆,大概也只有青山的元龟比他活得更久些,不要说在场这些人,就算是青山隐峰与云梦后谷里的某些长老,都是他的后辈。

    卓如岁低着头看着小石塔前的蒲团,没有抬头,也没有去行礼,不知道在想什么。

    渡海僧躬身说道:“不知……齐老先生今日现身人间,有何指教?”

    齐灵神情漠然说道:“我来找一个人。”

    渡海僧神情微异,说道:“何人?”

    静园里的人们也很吃惊,心想世间有谁值得这位专程离开云梦山来见?

    齐灵忽然暴喝道:“井九!给我出来!”

    这声喝有若山崩,静园里狂风大作,白幡飞舞,仿佛随时会裂成无数片,烟尘从石板缝里被震出,欲迷人眼。

    片刻后,这声暴喝的回响渐渐消失,烟尘重新落下,没有什么别的动静。

    齐灵沉默了会儿,转身望向卓如岁说道:“他在哪里?”

    卓如岁低头看着均匀洒落在地面的灰尘,看似平静,其实心下骇然,后背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打湿。

    齐灵的两道视线,仿佛有若实质的锋刃,直接斩进了他的道树。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卓如岁无精打采地说道:“老先生您找我家小师叔,那得去青山啊,这里可是果成寺。”

    齐灵不再理他,寒声说道:“井九在这里学佛,难道学成了乌龟?当然你们青山宗的祖宗本来就是只龟……”

    卓如岁撇了撇嘴,心想如果不是打不过,这时候肯定要刺你两剑,不然回天光峰后有何颜面去见元龟大人?

    鹿国公想站出来说几句话,但在这位远古神兽的威压之下,他连呼吸都困难,哪里张得开口?

    齐灵的声音渐渐变得暴虐起来,说道:“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这园子与这座破寺都拆了!”

    渡海僧再也无法听下去,顶着威压向前一步,叹道:“老先生,若真如此,那我果成寺也只好摆出大阵。”

    朝天大陆的修行宗派各有底蕴,当然会有厉害的山门大阵。

    齐灵斜了他一眼,说道:“小和尚,你觉得那座阵法能困住老夫?”

    渡海僧苦笑说道:“希望能困住老先生三天时间,想来禅子可以从雪原赶回来。”

    明明应该是句威胁的话,从这位高僧的嘴里说出来,却显得很是无奈。

    果成寺真的很少有与人争勇斗狠的经验,更何况今日面对的是这样一位大物。

    而且中州派的麒麟神兽当年曾经与禅宗祖师为友,果成寺建寺也得到了它的帮助,果成寺怎好全力出手?

    齐灵听出这句话里隐藏的意味,神情微霁说道:“这是我与青山宗之间的事情,你们不要插手。”

    渡海僧叹了口气,劝道:“老先生能不能看在先皇的份上,等祭塔结束之后再说?”

    “景家朝廷对我的孝敬向来不缺,若是平时,暂且放放也无妨,但今天不行。”

    齐灵的视线落在静园深处,流露出不容拒绝的气息。

    他选择今日发难自有原因。

    井九最终炼化仙箓之前的这段时间最容易出问题,受到干扰的话,很可能会前功尽弃。

    白真人还是希望能够把最开始的计划执行下去,让那道仙识成功进入井九的身体,如果不行再杀无妨。

    井九明显是想借着祭塔把这段时间熬过去,他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感受到齐灵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静园里的人们很是紧张,鸦雀无声。

    渡海僧的神情很苦涩,知道果成寺必须阻止这一切,便准备扯断手腕上的念珠,通知住持大人出关启动寺里的大阵。

    忽然静园里响起一声吱呀。

    有扇门被推开。

    同时一道清亮而毫无情绪波动的女子声音响起。

    “大师且慢,不用惊动住持,我们是客人怎么能让主人为难?”

    赵腊月与井九从静园后室里走了出来。

    来到庭间,井九看着齐灵神情平静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静园里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齐灵的说话与行事霸道至极,但人们心里再如何恼怒也不敢有半点指责,而且执礼甚恭,哪怕是受了伤的奚一云也是如此,因为对方是麒麟!

    卓如岁再表现的散漫无礼,也只敢盯着地面,哪里敢看对方一眼?

    井九居然敢直视对方的眼睛,而且如此平静从容,难道你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齐灵却没有什么反应,在他看来井九就应该如此,如果白真人的猜测没有错的话。

    他看着井九的眼睛,神情漠然说道:“我来……是要问你一件事,你要答的不好,我就会杀了你。”

    井九说道:“讲。”

    齐灵眼里生出沉痛与暴虐的神情,厉声喝道:“你为何要害死苍龙?”

    ……

    ……

    听着这话,静园里的人们再次震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年镇魔狱事变,朝歌城地震连连,普通百姓自然不知道原因,他们自然知道实情。

    冥皇越狱,最终与苍龙同归于尽!

    听麒麟的话,难道这件事情居然与井九有关?

    即便现在的井九是游野中境,年轻一代修道者里的最强者,都没有资格参与到这种层级的战斗里,何况当年?

    但紧接着人们想起来镇魔狱事变里的某些细节,在苍龙离地而起之前,曾经有道奇快的身影从镇魔狱里逃了出来。据说朝廷的清天司与中州派一直还在追查此人,难道……奚一云与白千军的视线落在了井九的身上,同时想起在青天鉴幻境里,井九展现出来的如仙似幻的身法,心里生出极其荒谬的感觉。

    这些人里最清楚内情的当然是鹿国公,当年井九进入镇魔狱就是他一手安排的。

    听着麒麟的话,他的腿有些发软,说道:“我是太常寺卿,理着镇魔狱,敢问您这说法可有证据?”

    “有证据他早就死了!”齐灵暴喝道。

    静园里狂风再起,紧接着生出一道难以想象的威压,所有人都觉得艰于呼吸。

    处于威压中心的井九,就像风暴眼里的那艘船,眼看着便要覆灭。

    这个时候,静园外忽然传来一声猫叫。

    齐灵霍然转身,却什么都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