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修真小说 > 全职武神 > 五十四、魔帅邪王(十二)
    庞符得知了梦宁儿行为上的变化之后,并不以为忤,只是令人召这个小徒弟到他清修之地。

    梦宁儿此番来拜见师父庞符的时候,才终于第一次见到大师姐天魔妃许容若。

    这位武林中排名第二的美人儿气息恬静,宛如蝴蝶,让人不忍生出亵玩之心,却又总忍不住想要将之毁灭。

    魔帅庞符随意问了几句,他为何荒废武学,梦宁儿规规矩矩作答,魔帅庞符似乎十分满意,笑着换过了话题,再也不问起武功上的事儿,反而很随和的聊起自己少年时行走江湖,如何追求武林著名美女的香艳旧事。

    许容若就在魔帅身边跪坐一动不动,似乎也不觉得魔帅说起年轻时的香艳旧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对梦宁儿这个小师弟,更是只若不见。

    梦宁儿知道这位美人儿后来跟了自己的师兄烈寒,促使了这位师兄背叛了师尊和十邪门,最后身败名裂,还引诱了无数正道武林高手,以魔媒的身份,助魔帅庞符把魔胎种入无数正道高手体内,窃取生机。正因为有了这个徒儿之助,魔帅庞符这才炼就了道神魔胎,成为魔门第三位练就道神魔胎大法之人。他很有冲动偷偷的干掉这位美人儿,绝了庞符进军道神魔胎大法的路,也化解日后种种危机。

    庞符虽然名垂天下第一六十年,但若没有道神魔胎大法,就没有种种神魔一般的手段,他义父梦玄笙未必就赢不了庞符。

    只做个这个想法虽然诱人,梦宁儿却只能徒呼无奈。

    许容若身为庞符的传人,武功必然非同一般,若是他还未有废掉武功,凭他的精纯火乾真气,配合雄霸天下的火乾百击,倒是还能一试,但是他现在重修武功,一身道门正宗真气虽然浑厚,却跟原来的火乾真气不同,根本发挥不出几分实力,殊无把握能将这位天魔妃杀死。

    梦宁儿一面跟庞符闲聊,一面暗暗可惜,心底忖道:“若是我能够突破化魔第三,进军魔魇第四,度魔劫第五,成魔种第六,再完成养魔第七,开始孕魔第八,就不怕跟任何人动手了。”

    梦宁儿心底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魔帅庞符忽然微微一笑,说道:“你是我的好徒弟,师父正好有件事儿要你去办,你可愿意替师父走一遭?”

    梦宁儿急忙拱手,说道:“师父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庞乾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庞符笑了一笑,说道:“我要你去一趟京城,把虚若一的两个女儿给我掳掠回来,你可愿意?”

    梦宁儿不由得大吃一惊,虚若一可是上一代三大宗师之首,如今已经寿过百岁,老而弥坚,一身武功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更加深不可测,不要说他了,就算梦玄笙也未必敢说一定能战而胜之。

    虚若一有一对双生女儿,已经有十六七岁,艳名在外,也位列十大美人儿之中,他老来得女,宝爱非常,自己若是去撩此人的虎须,下场一定凄惨无比。梦宁儿可以肯定,庞符绝非贪恋女色之辈,这位魔君根本无情无欲,绝对不会对虚若一的两个女儿有甚想法。

    庞符这个任务显然是大有深意。

    梦宁儿思忖半晌,这才缓缓答道:“掳掠女子大违徒儿做人原则,不过师父魔吞天下,非是心思龌龊之辈,弟子相信师父,愿意勉为其难去走这一趟。”

    庞符哈哈一笑,拍了拍梦宁儿额头,温声说道:“你这个徒儿深合我心。你去吧!三个月后,我要在讲魔堂见到这两个女孩子。我会把左右护法派给你,帮助你完成此事。”

    庞符话音才落,就有一男一女翩然自外走入,一个是满头白发的中年英俊男子,一个是妖艳之极穿红衣的少妇,正是讲魔堂的两大护法柳公泉和颜真菁。

    梦宁儿身为玩家,知道魔帅邪王的剧情里,庞符根本就没有命人抓过虚若一的两个女儿。换句话说,这个任务是因为他的出现,庞符才临时起意,完全都跟他有关,只是他怎么都想不通透,庞符为何忽然给了他这么一个任务。

    梦宁儿对柳公泉和颜真菁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就在此时,他忽然灵机一动,猜到了庞符的真正想法。

    “原来如此,我明白庞符为什么让我去抓虚若一的两个女儿了。他亦是知道我的魔意要成长,须得有种种刺激,而刺激魔意,无过于跟人动手,又或者来自异性的引诱。魔帅庞符并不指望我去捉虚若一的两个女儿,而是希望我能借此任务,跟人多多动手,最好也能借助这两位美人儿刺激魔意成长。”

    想通了最关键的节窍,梦宁儿微微一笑,便向庞符告辞,带了柳公泉和颜真菁退出了庞符清修之所,立刻就对两人说道:“两个时辰后,我便要上路,两位护法可在两个时辰内安排好一切,跟我一同启程。”

    柳公泉其实大不愿意听从梦宁儿这样一个毛头小子的命令,但魔帅威震天下,在讲魔堂更是一言九鼎,他也不敢违抗,只能拱手作答,郁闷无比的去准备一切了。

    倒是颜真菁看着梦宁儿,满是好奇,留在原地动也不动。

    梦宁儿进入讲魔堂后,就开始闭关,她虽然是讲魔堂的护法,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魔帅新收的第三个徒弟。

    颜真菁忍不住娇笑道:“三公子英俊非凡,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个人。”

    梦宁儿忍不住问道:“颜护法想起了谁人?”

    颜真菁银牙微咬,轻吟一笑,吐气如兰的说道:“就是大名鼎鼎的邪王梦玄笙,他为黑道著名的美男子,曾来过一趟讲魔堂,跟魔帅见了一面,一句话未说,掉头就走。后来魔帅曾说过,此人是天下仅有的几个够资格挑战他的武道强者。”

    颜真菁左顾右盼,瞧了梦宁儿几眼,不由得啧啧称奇,说道:“你跟梦玄笙生的是真像,若非魔帅说过,此人为了求追武道,从不涉及儿女私情,保持了四十年童子之身,我一定会怀疑你是他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