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二百零三章 徘徊在生死之间的斗法
    看到从林刻体内,冲出的火焰羽翼,魔君微微诧异,道:“居然拥有炼体战兽,倒是有点门道。”

    那只长满皱皮的手掌,被黑色元气包裹,以更迅猛的速度,拍击向林刻胸口。

    掌印,似一方漆黑的天地,蕴含压抑、冰冷、厚重的力量,给林刻的感觉,宛如一堵气墙撞击过来,无处可避。

    林刻的十指捏拳,左右双手打出冰冷和炙热两股不同的力量。

    整个石洞,都被气劲充满。

    换作一个普通凡人,在这里,瞬间就会被震得七窍流血而死。

    “轰隆。”

    魔君的手掌,距离林刻的双拳,还有三尺远的时候,便是将林刻震得向后滑退,脚下的石层寸寸裂开,化为碎石,被席卷到半空。

    下一瞬,林刻的身体,重重的撞击在石壁上。

    青铜拳套的器烙印,尽数浮现出来,释放出风火力量,一缕缕风劲和火焰,形成一个半圆形的盾印,出现在双拳前方。

    “哏哏。”

    魔君笑了一声,调动出更强的力量。

    手掌将一层层风劲和火焰击散,距离林刻的双拳,只剩两尺距离。

    林刻遭受那股力量的隔空冲击,背后的石壁,裂开一道道纹路,身体沉陷进去三寸深,面具下,嘴角流淌出鲜血。

    魔君皱眉,实在没有想到,对面那个小子,只有区区一百丈厚的元气,居然可以支撑到现在。

    林刻咬紧牙齿,笑道:“堂堂魔君,居然奈何不了我这个小辈,看来属于你的时代,已经过去。”

    说这话,是要故意激怒魔君。

    魔君的嘴角抽动,眼神逸散出一丝丝黑色光雾,显然是动了真怒,道:“本君只是不想因为收拾你,让身上的伤势加重,才没有调动真正的力量。”

    林刻道:“你的右臂和右腿都被斩断,体内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必定断了一大半,元气也就运行不畅。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想要收拾我,恐怕是力不从心。”

    “玄境宗的五大元老,说出这样的话,本君倒是不会反驳。但是,你小子,还远远不够资格。”

    魔君眼神冷沉到极点,比先前强横数倍的元气,从丹田位置涌出,直冲向左臂,从手掌心爆发出去。

    因为调动了太过强大的力量,魔君身上本是已经止血的伤口,再次崩开。

    这是不惜伤上加伤,也要一掌拍死林刻。

    那只魔掌,与林刻双拳的距离,瞬间从两尺,变成一尺,并且快速靠近,与拳头结结实实的碰撞在一起。

    “轰隆。”

    这股掌劲,仿佛是要将林刻全身的骨头、肌肉、灵魂,都震得分离开。整个身体,哗啦一声,撞入进石壁,七窍都淌出鲜血,凄惨到了极点。

    “不要……”

    聂仙桑拼命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冲过去,但是,却被魔君身上涌出的一道元气,震得再次飞了出去。

    就算魔君十分虚弱,但,毕竟是一位真人。

    随意一道力量,都能击杀普通命师。

    “与本君对敌,不自量力。”

    魔君以为林刻已被拍死,正要收回手掌,可是,老脸却猛然一变,发现被打入石壁中的那个小子的身体,犹如化为一个漩涡,释放出惊人的吸力,竟然在吸噬他的元气。

    “怎么会这样……”

    吞噬元气的法,在魔道都相当罕见。

    可是,魔君在一天之内,却遇到两个不是魔道中人,却能吞噬元气的武者。他的心中,怎能不惊?

    修炼吞噬元气的法,看似可以快速增长修为,走武道捷径,实际上,对武者自身有巨大的危害。

    白劫星的魔道,倒是有两三种这样的法,但是,都太低级,副作用极大,因此魔君根本不屑修炼。

    当然,做为魔道第一高手,魔君虽然没有修炼吞噬元气的法,却懂得,如何抵挡和化解。

    之所以被易一吞噬,其一是因为,易一的修为,与他相差无几。

    其二,易一修炼的法,相当高明,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将他的元气吸走。当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

    但是,眼前这个小子,算什么东西,修为比易一差了十万八千里,竟然妄想吸噬他的元功,完全就是不自量力。

    “给我破。”

    魔君调动元气,无名指弯曲,结出一道奇异的掌印。

    然而,还没有将掌力打出,元气就被林刻吸走。

    魔君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沉凝,想要截断体内的元气,收回手掌,却再一次失败。

    “不可能,他到底修炼什么法,本君的修为,远胜于他,怎么会挣脱不了?”魔君再也无法保持内心的平静和自信,拼尽全力与林刻对抗,向后拉扯手臂。

    心海中,火焰小鸟仿佛自言自语:“区区一个真人,还挣扎什么,本尊都已经认命。”

    吸噬魔君的元功,林刻心海中的元气快速增长,修为节节攀升,从一百丈厚,达到一百二十丈,一百三十丈,一百四十丈……

    魔君的身体,宛如一片汪洋大海,元气无穷无尽。

    可是,林刻毕竟才血海卷第十一重天境界,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便是生出到一股强烈的撑胀感。

    体内的血脉,超负荷的膨胀起来。

    林刻的脸色涨红,身体宛如皮球一般鼓起来,无比吃力的与火焰小鸟沟通,道:“前辈,你也赶紧吸收他的元功,不然,我会被撑死的。”

    火焰小鸟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自量力?血海卷虽然厉害,可是,以你现在的修为,去吸噬真人,就如一只苍蝇,想要一口吸干一头壮牛全身的鲜血一样,与自杀没有区别。”

    “就算本尊帮你分担,最后,多半你也逃不过被撑死的下场。”

    “别说那些废话,我死了,你高兴还来不及。”林刻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嘴里大口吐血。

    “都与你签署了战兽契约,你若是死了,本尊也得死。坑啊,早知道你是一个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的傻瓜,本尊绝不会做你的炼体战兽。”火焰小鸟感到欲哭无泪。

    林刻轻叹,道:“放心,我还有一招底牌,未必会死。”

    火焰小鸟看出,林刻已经支撑到了极限,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在心海中,呼吸吐纳了起来,不断吸收汇涌而来的元气。

    “呼——”

    林刻和魔君的四周,完全被强横的元气充满。

    即便是以聂仙桑的修为,也被压制得无法从地上爬起来,只能运转元气,勉强抵抗。

    林刻撑得难受,魔君其实也不好过,不仅元气被吸走,就连体内的灵血,也从伤口中涌出,飞入哪个白发小子的体内。

    “不行,继续这样下去,就算撑死了那个小子,本君也会元气大伤,花费再多时间,都休想恢复过来。”

    魔君的目光,看到悬在半空那道林刻的元神,顿时,计上心头。

    只要能够吞噬掉他的元神,他也就无法再控制体内的元气,到时候,杀他易如反掌。

    “嗷!”

    魔君长啸一声,将自己的元神,激发了出来,化为一道半透明的黑色身影,直向林刻的元神冲去。

    林刻不惊反喜。

    太好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林刻的元神,悬在半空,双手结出一连串的手印。

    顿时,黑蜈妖冥魂,从林刻身上的鬼瓶中飞出,化为一只二十多米长的怪异蜈蚣,直扑向魔君的元神。

    “好强大的元神,吞食之后,我可以变得更强……桀桀……吞食……”黑蜈妖冥魂顶部的那颗人形头颅,发出沙哑的声音。

    九十八只爪子延伸出去,将魔君的元神包裹。

    “不好,可恶的小子,原来一直都在诱本君的元神离体,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魔君心中暗恨,自己活了近两百年,竟然被一个小家伙算计。

    真要斗起来,就算林刻的修为,再强十倍,以魔君现在的重伤状态,也能将他杀死。

    即便林刻掌握了吞噬元功的法,也只能延缓败亡的速度。

    可是现在却不同,魔君的元神,本就被创伤,对付林刻的元神,或许不难。可是,加上一只真人鬼魂,胜负之数也就变得难说了。

    在这一刻,魔君终于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

    魔君达到真人境界,已经超过百年,元神极其强大,调动周围的天地元气,凝聚成一道道冰寒的力量,将黑蜈妖冥魂的九十八只爪子不断震碎。

    “想要杀本君,你再修炼十年,还差不多。”魔君怒吼一声。

    “不好,宁见道的元神,居然这么厉害,黑蜈妖冥魂不是对手。”

    林刻的元神,现在只能调动雾气,勉强驾驭飞刀。

    但是,魔君的元神,却已经可以调动天地元气为己用,汇成凝聚的力量。

    “一旦黑蜈妖冥魂被击溃,我必死无疑,看来,只能用那一招。”

    林刻的心念一动,飘在半空的元神,立即打出一道力量,击在黑蜈妖冥魂的身上,将剩下的一半“阴阳镇魂印”解开。

    “你疯了,完全解开阴阳镇魂印,就算你在黑蜈妖冥魂的身上,布置了御灵烙印,也不可能再驾驭得了它。一旦它反噬起来,你也得死。”火焰小鸟道。

    林刻的目光坚定,道:“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嗷——”

    阴阳镇魂印破碎,黑蜈妖冥魂的力量再也不受压制,瞬间增长了数倍,双目浮现出绿色的鬼火,冲破魔君的元神防御,二十多米长的蜈蚣身躯,缠住魔君的元神,冲出了石洞。

    “不。”

    魔君嘴里大吼一声,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

    石洞外,黑蜈妖冥魂和魔君的元神战斗,响起一道道轰鸣声。持续了十多个呼吸的时间,才归于平静。